这在我在别站的原创,现加转成书面语。
 
「呜呜……哼……嗯……」一位少女正咬紧牙关,心如鹿撞,喉咙里发出了很大的一声呻吟,清泪从眼角缓缓滑落。
 
在一身 OL 的装扮的美女平放在餐桌上,恼怒而又绝望地扭过俏脸,望向窗外,双手被按着西装短裙子下摆撩起,修长的薄丝袜玉腿羞耻的微微夹紧,我下身的八寸肉棒,正穿过那撕破的袜裤中,侵进她柔软的肉缝上。
 
「现在还像以前那麽紧,我看你下身还是一线的,没有再干过那回事吗?」
 
我开始缓慢的摆动屁股,她发出低闷痛苦的哀号,两条腿不停的颤抖。
 
「没有…再没有…啊…唔啊……那次後几天下体都有撑开的感觉……好痛!」
 
清秀的五官痛苦地扭曲着,阳具每入一分阴道就收紧一分,和当年没有丝毫分别。
 
她一边说痛身体耸起,正好方便我伸手入她今晚专访某司长时着的紫色恤衫,轻按紧紧盖着胸部的浅粉红色胸围,隔着胸围,感到那香滑、细腻、坚挺的乳房,触感更胜当年。
 
把手指伸进少女的胸围内侧,逗弄着她那小小的乳头。乳房娇嫩软滑,棉花一样却又充满弹性,握在手上非常舒服。
 
「唔……啊……我不喜欢做爱……我有信仰……」
 
少女发出痛苦又无奈的喘息声,纤细的双手本能地握住我侵犯她的手,激起我要对她摧残的动作。
 
「爽不爽啊?爽不爽啊?别着急,还有更爽的呢!」
 
我猛力一顶,她痛的闭起双眼淌出泪水,胸围推倒了她的腋下,乳房随着沈重的呼吸一起一伏,玉手迫着要抵着我粗壮的腰,「啊…痛啊……轻一点啊……」
 
「八年前你也是这样讲,」我指着我当时照下的「艺术照」,「比中七那年我摸时大了些啊,为何我看你报道新闻时,总比我当年强夺处女之身时细呢?」
 
胸围上两条细肩带已经掉到手臂上,双手用力恣意蹂躏那久违,随着呼吸而起浮,柔软富有弹性白嫩的淑乳,吻啜她已经坚硬勃起的粉红乳头,开始挺腰在她体内做活塞运动。
 
「我……不要……好痛……身裁……实力……」
 
T记的新闻无聊透顶,不过选女方面和我一样都有一手。
 
「实力?凭你报道时的差劲表现,不是卖样能上位吗?」
 
美女主播套装裙下雪白浑圆的屁股被我撞击得啪啪作响,美妙的跟我愉快接合着。
 
「啊!我不要…痛…我受不了快…快抽出…我痛…痛呀…!…放过我吧!」
 
清纯主播美女含羞带怨一脸通红,富有质感的透明薄丝袜双腿不甘心一时紧一时松,夹着我的腰部,小腿下黑色光亮小高跟鞋不断在我对她密洞攻占下摇晃。
 
啜泣着的她,用嘴死死咬住一簇秀发以减轻第二次开发的痛苦。
 
「如果你不是卖样上位,我也不会再找你啦,不过,那时特别的破处为我献上你自己的第一次情景我还历历在目呢,哈哈哈……」
 
的确,如果她不是当红女主播,我也不会再番干同一女性的,我是一个贪新忘旧的人。
 
强自坚持的端庄掩不住套装裙内的真实,她一排雪白贝齿紧咬着下唇,彷佛是想堵住那销魂的呻吟声。她的脸红红的,犹如春天的海棠花,小巧可爱的鼻子下面那张殷红的小嘴此时正颤抖着。
 
「好紧……嘴里说不要……叫大声点……腰真会摇嘛………用力摇…太爽了………」
 
每抽插一下都翻动着矜持少女粉红的阴道肉壁,流满泪水的她己经无法自持,摇头哀鸣,黑漆高跟鞋脚後跟敲打施暴者大动不止的背部。
 
「……呀…衰人……放开我……停呀…停…」
 
一手将她的浅粉红色胸园撕扯下来,套装裙下尖尖乳头的嫩乳上前後晃动起来,十分诱人,吻上她那呵气如兰、湿润柔腻的小嘴,「停什麽停……现在才是系戏肉的呀。」
 
她将头猛往後仰起拱起腰,顺势抱起了她轻巧的娇躯,使她坐直了身,雪白诱人、又浑圆的美臀和长腿紧贴在我的双腿上,抱起了她,地心吸力帮忙下肉棒结结实实顶入了她的湿软花心,柔软鲜嫩的肉壁紧紧的夹着并缠绕我的肉棒。
 
「……唔……我好难受呀…………」
 
这样的突击端庄可人少女主播有着莫名的充塞感,哀声长叹,苗条玲珑的身体打震抽搐,发髻散开长发垂肩格外撩人。
 
「平时报道新闻扮得成熟严肃,不如给多些人见见你个淫样的啦……」边抱边插的带着她到窗边阳台去。
 
主播少女纯真的眼睛不安的在左右向外察看,感到无法抗拒羞得以手遮面,紧接着两朵红云飞上了双颊。
 
「不要……呜……求你……不要被人知晓……给人看见……呜……」
 
她娇软身躯像打桩机般不停抛上抛下,解开的OL 装像旗随风飘扬。
 
「唔…快拔出来……呜呜……」
 
屋内四处走动奸淫,强烈的开垦活动叫她前後赴仰,梨花带雨,顾不得自己是被强奸,可怜兮兮的双手连忙环抱住我。
 
「…不要…不要动……已经不行……我快要昏倒了……」
 
少女随着男性的冲击,一双纤细小手搁在我的肩膀上紧搂着,并开始娇喘呻吟起来,声声悦耳,动人的肉体却又欲迎还拒。
 
在她主动投怀送抱胸贴胸的按摩,感受她温香软玉娇躯的美妙。我都不客气抚扫她滑不留手的玉背,恣肆地品味着那张虽然被肆无忌惮蹂躏下,但仍然很有气质的满面红潮的脸,她不断侧颈躲避,就吻着她的耳珠说:「来啦来啦………」
 
「唔……不要呀……今天是危险期………衰人……千万不可以这样……不要……」
 
她又羞又急双腿不禁一曲,缠住我壮硕的腰身,希望锁紧我腰部,不让我的阳具在她阴道中抽动,但都无法阻力到我那雄厚的腰力。
 
「呜呜…快停啊…我快要结婚我不要怀孕……我求你了我……呜呜……快拔出……」
 
相反她的举动,裙底下柔滑细腻的透明丝袜大腿摩擦着我的腰,小腿高跟鞋贴在我的背,更给我更多更强的快感。多得她的帮忙下,尽情享受着将为少妇玉体的温馨,潜在少女主播端庄典雅的西装套裙下的肉棒,每一次冲击都直逼她的子宫口。
 
「唔…呀…呀…唔」
 
纤细的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,豆大的汗珠划过光滑的脸颊,秋水盈盈泪水混在一起。她薄薄的水润双唇,微微张开,随着我的抽送口中发出哭泣般的哼声。
 
明白我的高潮快到了,俏丽少女主播心里感到无依旁徨,不知道自己该干什麽,只能转过脸去,无助的任凭男人在自己的身上猛烈地挺动,为自己遭到强奸羞辱,气都快喘不过来似的摊在床上,眼泪再一次流出了眼角。
 
看到自己胯下被奸辱的少女主播随着冲撞秀发披散,知道眼前的准新娘强烈需要男人疯狂的蹂躏,在衰求声中我用力的挺了最後一下腰部,迫使她的花心紧贴摩擦我的龟头,之後达到顶峰……